堅持黨校姓黨  為黨立言發(fā)聲

馬克思主義如何理解“幸?!?/h1>

靳嬌嬌 張麗麗

  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0
  • 來(lái)源:學(xué)習時(shí)報
       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山東日照考察時(shí)指出,“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是干出來(lái)的。”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:“為民造福是立黨為公、執政為民的本質(zhì)要求”,強調要增進(jìn)民生福祉,提高人民生活品質(zhì)。那么,馬克思主義是如何理解“幸福”的呢?
        馬克思主義理解的幸福是主觀(guān)追求與客觀(guān)創(chuàng )造的統一。在馬克思之前,學(xué)者們對于幸福的理解大致可以分為兩類(lèi):其一,將幸福理解為人的感性體驗,強調感官快樂(lè )的感覺(jué)主義幸福觀(guān);其二,將幸福理解為人的精神愉悅,強調人的德性及內在追求的理性主義幸福觀(guān)。馬克思認為,“現實(shí)的人”是考察幸福生活的基點(diǎn),幸福只能是現實(shí)的人的幸?!,F實(shí)的人絕不僅是生物學(xué)意義上體現動(dòng)物本能的人,為此馬克思批判感覺(jué)主義的幸福觀(guān),指出一味“追求吃得好,喝得好”,而“毀掉了一切精神內容”,這是“粗鄙的”?,F實(shí)的人也不是停留在理念層面上抽象的個(gè)人,所以馬克思批判康德、黑格爾、費爾巴哈等人的幸福觀(guān),指出他們的幸福觀(guān)是抽象精神的“設計”,在現實(shí)世界面前是軟弱無(wú)力的?,F實(shí)的人“作為在歷史中行動(dòng)的人”首先是有需要的人,有追求的人。人的主觀(guān)需要與追求是獲得幸福的內在動(dòng)力,不斷激發(fā)著(zhù)人們的行動(dòng)與實(shí)踐去滿(mǎn)足需要與追求。同時(shí),任何需要與追求的滿(mǎn)足都不能只停留在主觀(guān)層面,必須面向客觀(guān)現實(shí),在現實(shí)中創(chuàng )造幸?!,F實(shí)的人總是處在一定社會(huì )歷史階段中的人,這決定了人的任何創(chuàng )造都“不是隨心所欲地”,“而是在直接碰到的、既定的、從過(guò)去承繼下來(lái)的條件下創(chuàng )造”。所以馬克思理解的幸福是人的主觀(guān)追求與客觀(guān)創(chuàng )造的統一,這種統一是如何實(shí)現的呢?馬克思的回答是“實(shí)踐”。在實(shí)踐中,作為活動(dòng)主體的人與作為客體的對象世界相互作用,一方面,世界在人的實(shí)踐中成為“人化的”世界,人通過(guò)實(shí)踐不斷創(chuàng )造出滿(mǎn)足人的生存發(fā)展所需的客觀(guān)物質(zhì)條件;另一方面,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是人的本質(zhì)力量的展現,在改造客觀(guān)世界的過(guò)程中,人不僅使自己的需要得到了滿(mǎn)足與發(fā)展,而且感受到主體存在的價(jià)值與意義。正是人的實(shí)踐活動(dòng),現實(shí)地把人的主觀(guān)追求與客觀(guān)創(chuàng )造聯(lián)結起來(lái)、統一起來(lái),人們在創(chuàng )造性實(shí)踐過(guò)程中不斷獲得幸福、累積幸福。這就是馬克思主義強調的實(shí)踐幸福觀(guān)。
        馬克思主義理解的幸福是物質(zhì)富足與精神富有的統一。實(shí)現人的自由全面發(fā)展是馬克思主義的最高價(jià)值目標,也是馬克思主義所理解的幸福的關(guān)鍵所在。人的幸福離不開(kāi)豐富的物質(zhì)生活基礎,因為物質(zhì)生活資料的生產(chǎn)是人類(lèi)歷史展開(kāi)的前提。馬克思指出:“當人們還不能使自己的吃喝住穿在質(zhì)和量方面得到充分保證的時(shí)候,人們就根本不能獲得解放”,更不可能實(shí)現幸福,因此物質(zhì)富足是幸福的基本條件。但是片面地、一味地追求物質(zhì)和財富并不會(huì )帶來(lái)人的幸福,反而會(huì )落入資本拜物教的深淵。資本主義生產(chǎn)力的發(fā)展雖然帶來(lái)了物的豐富,但是在資本主義制度下“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貶值成正比”,宰制一切的資本邏輯并沒(méi)有帶來(lái)大多數人的幸福,反而造成了人的異化和不幸。馬克思指出工人在資本主義生產(chǎn)條件下的勞動(dòng)是一種異化勞動(dòng),他們在勞動(dòng)中“不是感到幸福,而是感到不幸,不是自由地發(fā)揮自己的體力和智力,而是使自己的肉體受折磨、精神遭摧殘”。馬克思批判資本主義社會(huì )中人淪為資本的附屬品,受到資本的裹挾與支配,成為金錢(qián)與資本的奴隸。人的發(fā)展需要,被片面化、膨脹化為物質(zhì)主義、金錢(qián)至上,喪失了對更高層次的精神需要及對豐富多彩生活的追求。馬克思指明要破除資本拜物教的迷障,克服單一、片面的物質(zhì)主義,將人從資本的異化中解放出來(lái),實(shí)現“人的一切感覺(jué)和特性的徹底解放”。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展現人的主體性與創(chuàng )造性,彰顯人的自由性與豐富性,實(shí)現人的真正充實(shí)的幸福。物質(zhì)貧乏不是幸福,精神空虛也不是幸福。幸福是人的身心協(xié)調,既需要物質(zhì)富足,也需要精神富有。這就是馬克思主義追求的全面幸福觀(guān)。
        馬克思主義理解的幸福是個(gè)人發(fā)展與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的統一。人民性是馬克思主義幸福觀(guān)的根本立場(chǎng)和本質(zhì)屬性。馬克思主義強調,要把個(gè)人的幸福同社會(huì )的進(jìn)步、人類(lèi)的解放緊緊結合起來(lái),共產(chǎn)黨人把為人民而奮斗作為自己最大的幸福。馬克思在中學(xué)時(shí)就明確“經(jīng)驗贊美那些為大多數人帶來(lái)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”,立志選擇“最能為人類(lèi)而工作的職業(yè)”,認為只有這樣我們所感到的才不是“可憐的、有限的、自私的樂(lè )趣,我們的幸福將屬于千百萬(wàn)人”。馬克思指出,“人的本質(zhì)不是單個(gè)人所固有的抽象物,在其現實(shí)性上,它是一切社會(huì )關(guān)系的總和”。任何個(gè)人都不能離開(kāi)社會(huì )而存在,個(gè)體幸福與人民幸福休戚與共,個(gè)人的自我價(jià)值必須在人民幸福的實(shí)現過(guò)程中得以體現和升華。所以馬克思將實(shí)現全人類(lèi)的自由與幸福作為自己畢生的追求,宣誓要“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”。面對家人如何理解幸福的提問(wèn),馬克思的回答是“斗爭”。為了實(shí)現人類(lèi)的解放與幸福,馬克思不斷同生活的窮苦困頓、命運的顛沛流離作斗爭,同舊階級、舊制度、舊社會(huì )作斗爭。正如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(huà)中所說(shuō):“斗爭是他的生命要素。很少有人像他那樣滿(mǎn)腔熱情、堅韌不拔和卓有成效地進(jìn)行斗爭”。馬克思領(lǐng)導無(wú)產(chǎn)階級革命運動(dòng)反對一切不合理的社會(huì )制度,要求消除人的一切異化現象,在“摧毀一切的人民革命”中實(shí)現人的解放,直至實(shí)現共產(chǎn)主義。在未來(lái)的共產(chǎn)主義社會(huì )中,不僅個(gè)人獲得解放和發(fā)展,完成了“對人的本質(zhì)的真正占有”,而且“每個(gè)人的自由發(fā)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(fā)展的條件”,個(gè)人幸福與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、人類(lèi)發(fā)展實(shí)現統一。這就是馬克思主義倡導的人民幸福觀(guān)。
        黨的二十大擘畫(huà)了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、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(jìn)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藍圖,吹響了奮進(jìn)新征程的時(shí)代號角。“幸福不會(huì )從天降”,前進(jìn)道路上我們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實(shí)踐幸福觀(guān),發(fā)揚斗爭精神,勇于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造,依靠頑強斗爭打開(kāi)事業(yè)發(fā)展新天地。中國式現代化是物質(zhì)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協(xié)調的現代化,我們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全面幸福觀(guān),不斷夯實(shí)人民幸福生活的物質(zhì)條件,同時(shí)大力發(fā)展社會(huì )主義先進(jìn)文化,促進(jìn)物的全面豐富和人的全面發(fā)展。邁向現代化強國之路是實(shí)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之路,我們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人民幸福觀(guān),把實(shí)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現代化建設的出發(fā)點(diǎn)和落腳點(diǎn),著(zhù)力促進(jìn)全體人民共同富裕。同時(shí),一個(gè)不斷走向現代化的中國,將以中國式現代化推動(dòng)人類(lèi)整體進(jìn)步,以中國新發(fā)展為世界帶來(lái)新機遇,不斷推動(dòng)建設更加美好的世界,造福世界人民。

[網(wǎng)絡(luò )編輯:毛龍]